中原人文社科网

郑州: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打造“中原学”一流学科 奋力建设思想河南

人类社会的历史也是思想的发展史

2016-08-26 来源:河南省社科联

  (一)思想的发展推动西方社会历史的演进

  习近平同志指出:“人类社会每一次重大跃进,人类文明每一次重大发展,都离不开哲学社会科学的知识变革和思想先导。”从世界发展的历史看,思想文化的变迁与发展推动了世界的发展。

  古希腊的盛衰,正与其思想文化的变迁紧密关联。古希腊文化的渊源是神话,古希腊的繁荣正是从超越神话开始的。古希腊经济社会发展至希腊城邦文明进入鼎盛时期,这一时期的到来是随着智者和希腊启蒙运动而发生的。希腊哲学家用一种理性思辨的方式思考世界的本原,他们提出了一些哲学范畴来解释万物的生成变化,如水、火、气、数、种子、原子等,从而取代了早期神话学的宇宙起源论,他们批判希腊神话宣扬的各种神灵和扑朔迷离的命运,开辟了对形而上学的研究领域。苏格拉底是雅典社会的良知和精神的象征,他将古希腊德尔斐神庙墙壁上的箴言“认识你自己”作为自己的哲学原则。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推进建构了一个充满理性色彩的形而上学体系,超越了希腊神话宣扬的命运决定论。三者可谓古希腊三贤,是西方哲学的奠基者,他们的哲学思想,奠定了整个西方思想发展的基础。然而,雅典审判苏格拉底也预示着希腊城邦文化的衰落。后来,亚历山大帝国的对外扩张,虽然在地域上扩展了希腊版图,但却是希腊精神没落与平庸的开始,导致希腊在政治上走向了腐化堕落,最终被罗马人横扫。

  同样,罗马帝国的盛衰,也与其文化的变迁紧密关联。崇尚武力、好战的民族文化促使罗马人建立了庞大的帝国。古代罗马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成为地中海世界的超级大国。罗马军队强大的战斗力来源于两方面的因素:一是追逐功利的精神。罗马人“勇猛、顽强、凶残、忠诚等性格特点以及为了国家利益和荣誉不惜自我牺牲的精神”,为了国家利益和个人荣誉而战,不惜牺牲生命,这是一种英雄主义精神。二是遵守纪律的德性。罗马士兵培养了遵守纪律的习惯,同时罗马帝国也形成了一套相对完善的法律体系。威尔·杜兰指出:“法律最足以说明罗马精神的特征。”罗马帝国的衰亡也是从文化开始的,“罗马人最初对奢靡浮华的希腊文化采取一种征服者的轻蔑态度,后来却开始在一种自惭形秽的复杂心理中模仿希腊文化,最终则被柔性的希腊文化弄得手脚酥软,沦落为像他们当年一般剽悍凶猛的日耳曼蛮族的俎上肉”。此外,英国历史学家爱德华·吉本在《罗马帝国衰亡史》中指出,基督教是导致罗马帝国衰亡的元凶之一,基督教信仰的广泛传播摧毁了罗马人的公民精神。

  欧洲进入中世纪是因为基督教文化的兴起,走出中世纪则是由于基督教文化的衰落。基督教成为欧洲中世纪人们无条件的信仰形式,罗马天主教会凌驾于一切世俗权力之上,社会的一切弊端都根源于基督教文化。欧洲走出中世纪,正是从对基督教文化的批判开始的,西欧近代三大思想解放运动——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与启蒙运动,都把矛头指向了基督教。13—16世纪的欧洲文艺复兴就是“以感性意义上的人性来反对抽象的神性,以生机盎然的现世生活来反对枯燥冷漠的天国理想,以人的正常情欲和感官享乐来反对中世纪的禁欲主义和变态虚伪”。16 世纪欧洲的宗教改革运动直接导致了罗马教会一统天下局面的分裂,对于“西方文化转型和近代欧洲政治、经济、文化格局的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 它构成了西欧资本主义发生、发展和欧洲现代化过程的历史前提之一”。启蒙运动发生于 17、18世纪,它是一场反专制统治和天主教会的思想文化解放运动,思想家们积极地批判专制主义和宗教愚昧、特权主义,宣传自由、平等和民主, 重视自然秩序和天赋人权观念,为欧洲社会的政治革命提供了重要的思想理论基础。

  现代西方世界的崛起正是现代人文主义精神和理性精神对抗基督教神权的胜利。文艺复兴高扬了人文主义精神, 提倡人性的解放,赞美自由的人性与世俗的生活。启蒙运动中的理性精神排除了神学的干扰,促使西方人重新发现了自然和人本身,为自然科学的发展开辟了道路,开启了经验主义和实验科学的时代。由于挣脱了基督教神权的束缚,科学的自由精神被释放出来了。此时,英国经验主义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1561—1626)提出了“知识就是力量”的经典名言。自然科学的兴起促进了现代欧洲的迅速发展,使得欧洲的力量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扩张。

  综观500年来的西方世界发展史,我们可以看出思想在其中发挥的巨大引擎作用。现代资本主义的发展正是在科学理性的支撑下进行的。在杜兰特看来,“用世俗制度取代基督教是工业革命的最高峰和最关键的结果”德国在现代的崛起,与马克思、康德、黑格尔、尼采、海德格尔等一批思想家的涌现有很大关系。这是因为一个民族如果没有思想,就没有凝聚力,也就不会有创新精神。而法国大革命的爆发, 则与孟德斯鸠、伏尔泰和卢梭等的启蒙思想的传播有很大关系。同样,拿破仑的战败也是由于思想的原因。惠灵顿在滑铁卢打败了拿破仑,但英国人却认为,真正打败拿破仑的不是惠灵顿,而是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正是《国富论》 使英国走上了富强之路,国家才有力量打败拿破仑。没有《国富论》,没有牛顿,没有瓦特,就没有“工业革命”,就不会有英国的崛起和富强。拿破仑的名言恰恰是对这句话的论证:“世界上只有两种力量: 智慧和剑。从长远看,剑总是被智慧战胜。”改革开放后,中国在全球崛起,但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却说中国并不可怕,因为中国输出的是物质,而不是思想和学说。这一观念足以引起国人反思。的确,我们到了必须振兴思想的时刻!

  (二)思想变革是引领中国发展的航向标

  综观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各个朝代都创造了灿烂的思想文化,如先秦诸子之学、两汉经学、魏晋玄学、隋唐佛学、宋明理学、清代朴学等。在这些灿烂的思想文化的引领下,中国的农耕文明在两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始终处于世界的领先地位。其中,儒 (仁、义、礼、智、信)、道 (道法自然、上善若水)、佛(智慧、慈悲)、墨(兼爱、非攻)、法(法、 术、势)、兵(崇仁、尚变),都体现出思想的力量。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甚至都希望“以其学易天下”。孔子甚至说:“朝闻道,夕死可矣。”韩非子是战国末期著名的思想家,也是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和代表人物。《史记》记载, 秦始皇十分佩服韩非子,在读到其著作后曾说:“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直到今天,这些灿烂的思想文化仍然是当代中国价值体系与思想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如习近平同志所言,“中国古代大量鸿篇巨制中包含着丰富的哲学社会科学内容、治国理政智慧,为古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重要依据,也为中华文明提供了重要内容,为人类文明作出了重大贡献”。

  18世纪之前,中国更多地给予西方思想界以启迪。中国在近代的落后,则源于极端专制导致思想创造力的抑制和萎缩,从而使中国陷入落后于世界、被动挨打的境地。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经历了刻骨铭心的历史剧痛,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也经历了剧烈变革的阵痛。近代以来的中国社会发展历程昭示我们: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真正站起来、强大起来,首先必须在思想上站起来、强大起来。事实证明,近代以来中国社会的每一次巨大变革,都离不开思想的引领。为了寻找救亡图存之策,林则徐、魏源、严复等人把眼光转向西方,从“师夷长技以制夷”到“中体西用”, 提出了不少新的思想和观点。而中华民族真正站立起来,是从思想解放开始的。

  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一场空前的思想启蒙运动,其口号是民主(德先生) 和科学(赛先生)。陈独秀指出:“我们现在认定只有这两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上、学术上、 思想上一切的黑暗。”五四新文化运动将批判矛头直指封建主义的旧道德、旧文学,反对独裁专制和迷信盲从,提倡民主、科学,提倡新道德、新文艺,唤醒了民众的觉悟。它是一场思想解放运动,“在中国数千年的文化史上是划时代的”,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准备了条件,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开创了新的历史起点,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

  新中国的成立,充分展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力量。习近平同志明确指出,“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是以马克思主义进入我国为起点的,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逐步发展起来的”,“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既引发了中华文明深刻变革,也走过了一个逐步中国化的过程”。新中国的成立,是农民阶级和工人阶级战胜了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结果,是中国共产党的胜利,也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胜利,是毛泽东思想的胜利。马克思主义的巨大力量来自于它是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学说,毛泽东思想的伟大之处在于它发动的是人民战争,主张“为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为着全民族的利益,而结合,而战斗的”,激发了广大人民的革命意志。

  改革开放彻底改变了当代中国的面貌,让中国由贫穷落后走向了繁荣富强。改革开放拥有如此神奇力量的根源在于思想的解放。甚至可以说,正是邓小平改革开放的系列思想改变了当代中国。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理论以社会主义本质为核心,高度重视生产力问题,强调社会主义的富裕是共同富裕,包含一系列肯定和支持农村改革、经济特区建设、乡镇企业、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措施。这些措施突破了马克思、 列宁、毛泽东关于计划与市场关系的框架,有利于发展生产力,有利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有利于国家的富强,从而使中国走上了富强之路,更好地发挥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党的十八大以后,党中央对思想的力量越来越重视。历史已经证明,一个民族没有思想,就没有凝聚力,也就没有创新精神。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告诉我们,中华民族的振兴固然需要物质基础,但也需要精神和思想的力量。恩格斯说过,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尤其像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像中国共产党这样一个大的政党,要站在世界的高峰,一刻也离不开思想的力量。因此,我们不仅要建立一个物质上富强的中国,还要建立一个精神上和思想上强大的中国。

无标题文档

版权所有:河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丰产路23号

电话:0371-63935606 传真:0371-63927012

技术支持:河南人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