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人文社科网

郑州: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打造“中原学”一流学科 奋力建设思想河南

治国理政与思想力的作用

2016-08-26 来源:河南省社科联

  当前,党中央提出的一系列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而哲学社会科学则是支撑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学理基础。治国理政的复杂性和艰巨性前所未有,要求我们必须发挥思想力的作用。思想、权力、利益或“理”“力”“利”,分别对应着治国理政的思想体系、政治体系和经济体系。支撑经济、政治体系往往需要一个巨大的思想体系。我们都生活在这个思想体系之中,并且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思想体系影响着现实的经济体系、政治体系,同时也反过来受现实的经济体系、政治体系的影响。它们共同开拓了伟大的时代,构筑了民族生存发展的精神家园。因此,治国理政,形式上是权力的行使和支配,是利益的实现和配置,但实质上是思想的引领和指导。

  治国理政,离不开思想力。从古至今,没有思想的统治是不存在的。自古以来,思想文化对人类社会都发挥着巨大作用。人类历史上的许多变革,从表面上看是一种势力战胜另外一种势力,而实质上则是一种思想或主义战胜另一种思想或主义。可以说,没有先进的思想理论作先导,任何一种政治势力都不可能形成强大的力量,都不可能把大多数人凝聚起来,也不可能执好政理好国。同理,一种政治力量的衰落,往往首先是从思想理论上的衰落开始的。正如杜兰特先生所言:“当一个群体或是一种文明衰亡的时候,它并不是由于群体生命的神秘限制,而是由于政治领袖或思想领袖在回应变革的挑战中遭受了失败。”在这个意义上,聪明的政治家总是善于运用理论这种法宝。

  人的伟大之处在于有思想。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也在于人有思想。帕斯卡尔在《思想录》中提出“思想形成人的伟大”,并作出这样的论证:“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芦苇。……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正是由于它而不是由于我们所无法填充的空间和时间,我们才必须提高自己。因此,我们要努力好好地思想;这就是道德的原则。”人类思想是各民族在走过的路上留下的脚印,如果丢掉了,人们就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就不知道自己该向哪里去。就世界思想史而言,人类思想的力量是巨大的。

  首先,实现了从“上帝”到“人”的主题变奏。如果说中世纪之前的思想,主要是围绕“上帝”展开的,那么近代以来,则主要是围绕“人”展开的,具体而言是围绕“经济人”“社会人”“自我实现的人”,围绕人的体力和智力, 以及围绕人的理性、非理性、意识、潜意识、意志、情感、 心灵而展开的。翻看西方哲学史,你就发现,在康德之前, 关于人类的认识问题,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争论不休。理性主义的代表人物有笛卡尔、斯宾诺莎。在他们看来,只有理性才能看清事物的本质。笛卡尔身体孱弱,躺在床上太久, 一会儿做梦一会儿清醒,似梦非梦,似虚还实。他提出“我思故我在”,并以此来区别梦境和现实。经验主义的代表人物是洛克和休谟,他们认为经验才是一切知识的来源。而康德则认为,世界可以分为物自体和现象界,现象世界是可以认识的,而物自体则是不可认识的。在他看来,哲学有四个基本问题,即我们能够认识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能够期望什么?人是什么?其《纯粹理性批判》集中回答了第一个问题,即我们能够认识什么?《实践理性批判》集中回答了 “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能够期望什么?”纯粹理性讲的是认识问题,实践理性讲的是人的道德行为问题。1790 年,《判断力批判》出版,它试图回答第四个问题——“人是什么?”人,理性的、完整的人,把纯粹理性与实践理性统一起来,努力实现“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统一。这三本书,就是后人所说的“三大批判”。黑格尔则指出,“美就是理念的感性显现”。他提出了著名的“二律背反”概念, 对于辩证法的形成贡献甚巨。这些关于人的本质的论述立足于研究本体论,而人却是有精神生活的,“上帝死了”,孤独、无聊、寂寞、空虚常常布满人类的心灵。叔本华的代表作是《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在他看来,世界的本质是意志,所以它充满痛苦和狰狞。意志即欲望,欲望总是沟壑难填。意志永远是饥渴的。对于人生,痛苦是基本的刺激,而快乐无非是痛苦的暂时中断。如果你此刻没有被痛苦包围,那么很快无聊就会侵入。叔本华说过:“人生是在痛苦和无聊之间像钟摆一样的来回摆动着;事实上痛苦和无聊两者也就是人生的两种最后成分。”欲求和挣扎是人的全部本质,人在各种欲望得不到满足时处于痛苦的一端,得到满足时便处于无聊的一端。尽管叔本华和尼采都认为人生就是悲剧,但二者解决问题的方法却不一样,叔本华诉诸消灭意志,尼采却诉诸强力意志。20世纪是存在主义大显身手之际。二战结束后,世界满目疮痍,道德理想幻灭,人们苦闷消极。萨特的存在主义一方面提出现实的荒诞,但另一方面又给芸芸众生指出一条出路——自我选择。西方学者马斯洛则把人的需求分为生理需要、安全需要、情感和归属需要、尊重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等不同层次,推崇一种健康的人性和超越自我的人。可以说,这些思想体系既是西方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也深刻影响着西方社会的发展。

  其次,现代西方社会展示出“阴”“阳”两面。现代社会的发展,充分体现了思想的洞察力。如果说西方哲学,包括现代哲学看到的都是工业革命“阳”的一面,那么马克思则看到了工业革命“阴” 的一面。正如杜兰特所言,“所有的经济史都是这个社会有机体缓慢的心脏跳动,财富的集中和强制再分配,便是它巨大的收缩与扩张运动”。1867年, 马克思的《资本论》发表,马克思告诉人们,什么是资本, 什么是商业资本,什么是金融资本,什么是剩余价值,教我们看清了历史,看清了社会。马克思的睿智,表现在他看到了工业革命中暴露出来的早期资本主义的贪婪和残忍。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事件。早年穷困潦倒的马克思,因为交不起房租,多次被房东撵得搬家,连衣食住行都成问题,当时没有人认为这个整天泡在大英博物馆的《莱茵报》的前编辑能有什么力量。但是马克思主义却产生了无穷的力量,影响了很多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今天,东西方不知有多少经济学者又开始重读马克思的巨著《资本论》, 寻找走出因资本的贪婪而导致的世界金融危机的途径。马克思的伟大之处在于他用思想的力量改变了世界。可以说,“在人类思想史上,还没有一种理论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人类文明进步产生了如此广泛而巨大的影响”。

  再次,冷战结束后的两大选项:“历史的终结”还是“文明的冲突”?冷战结束后,关于国际秩序问题存在两大预言。其一是福山的“历史终结说”,宣称西方资本主义和自由主义民主取得了全面胜利,甚至预言会出现一个单调乏味的和平与宁静的未来。在他看来,俄罗斯和中国对于“市场”的拥抱,体现出摆脱“历史的桎梏”的特点。其二是亨廷顿的 “文明冲突论”,预言在美苏对立后,将涌现一股由新的文明竞争和仇恨所推动的冲突浪潮。从目前来看,历史并没有如福山所言而走向终结,以中国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正在崛起,成为与资本主义世界制衡的重要力量。同时,世界也没有如亨廷顿所言而陷入文明的冲突,相反,包括中华文明在内的世界各种文明正在加速融合与会通,世界文化的交流日趋深入和频繁,不同文明之间和谐共融的状态正在逐步形成。

  最后,从“地球是圆的”到“世界是平的”。目前,世界是什么样的状况呢?哥伦布的地理大发现证实了“地球是圆的”。今天,托马斯·弗里德曼则悄悄地说:“亲爱的,我发现这个世界是平的。”李光耀指出,“引发市场全球化的举措就是1991年3月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允许了互联网的私有化,当时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互联网将变成一个多么有力的工具,它提高了生产效率,使个人和企业能进行跨国沟通,并创造了一个全球性的知识界和全球性的市场”,“现在,再也不需要为了获得新思想而长途跋涉。在任何地点、 任何时间,轻轻地敲击键盘,大量信息就能即时传播。信息技术革命趋势将改变社会的性质,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和休闲方式”。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 中说:“当然,它们还是发展了,在我睡着的时候发展了。这就是我为什么在这本书里要论证我们在2000年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全球化3.0版本。3.0版本将这个世界从小号进一步缩小到微型,并且将竞争夷为平地。如果说全球化1.0版本的主要动力是国家,2.0 版本的主要动力是公司, 那么3.0版本的动力来自于个人,个人获得了新的机会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参与竞争和合作,这也带来了全球化3.0版本的独特特征。能够让个人自由地参与全球竞争的不是马力,也不是硬件,而是软件和网络。这些应用软件和全球光纤网络的结合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使我们变成了彼此的邻居。” 第一个时代从1492年持续到1800年,这一阶段肇始于哥伦布远航所开启的新旧世界之间的贸易,它讲述的是国家和实力的故事。第二个时代从1800年持续到2000年,中间曾被大萧条和两次世界大战打断,这一时代的主角是跨国公司。那么,当前的这个时代,世界变得更小、更平,其主角则是个人。“平坦的世界给我们每个人带来了新的机会、新的挑战、新的合作伙伴,也带来了新的危险。我们需要从中找到平衡,需要努力成为最好的世界公民。”

  根据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原理,存在决定意识,意识形成理论,理论指导实践,实践改变存在。因此,思想的伟大之处还体现在它对物质的反作用。人类能够自觉利用已掌握的规律认识和改造社会,改变历史的进程。杜兰特在《历史的教训》一书中指出:“智力是历史中的一种重要力量,但是也可以成为分裂与破坏的力量。”凯恩斯在《就业利息货币通论》的结尾中说:“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们的思想,不论它们在对的时候还是在错的时候,都比一般所设想的要更有力量。的确,世界就是由它们统治着。”

  如今,中华民族正在走向伟大复兴,与这次复兴相伴随的必将是思想理论的新飞跃。只有对一段时期的历史变革和经济社会发展进行理性思考,并将其知识化、概念化、系统化,才能形成新的理论。习近平同志指出:“历史表明,社会大变革的时代,一定是哲学社会科学大发展的时代。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这种前无古人的伟大实践,必将给理论创造、学术繁荣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我们不能辜负了这个时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建构“中国学”,让中原更出彩需要建构“中原学”。实现中原崛起、河南振兴、富民强省,必须探索建立中原发展哲学。因此,建构与中国崛起、中部崛起、中原崛起相对应的“中国学”“中原学”正当其时。这就要求我们要有一个广阔的视角,把“中原学”的建构放到世界和我国发展的大历史中去看,放到全面决胜小康、让中原更加出彩的实践进程中去看。

无标题文档

版权所有:河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丰产路23号

电话:0371-63935606 传真:0371-63927012

技术支持:河南人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